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文化>兴化文史

清凉九鲤湖

2021-08-02 08:39 莆田网

  □谢选首 文/图

  持续高温,高温持续。

  蜗居在空调房内,看看书,写写字,日复一日。在封闭的空间里,往日里“一得阁”墨汁的墨香也透着一股怪味,这日子过得或许有碍健康。

  怀念起老家的高远天空,徐徐清风;九鲤湖的遍地绿荫,潺潺流水。

  雄伟挺拔气势磅礴的“闽中屋脊”戴云山的东南坡,到了九鲤湖,突然来个断崖下坠,形成了飞雨奔雷的九漈大瀑布。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赞叹曰:“即匡庐三迭,雁落龙湫,各以一长擅胜,未若此山微体皆具也”。由此形成了一个游览与避暑的胜地。

  下得车来,正是傍晚,浑身汗津津的感觉已被清风擦拭。摸了摸身子,皮肤干爽通透。夕阳下望着那披着青松、阔叶树与竹林的岗峦,那映着鲜花与绿草的山泉,那阵阵的松涛和着泉水叮咚。那绿茸茸的草地衬着水榭回廊琉璃瓦上的金色阳光,那从山谷里吹来的习习凉风,到处都有美的色彩与旋律。

  九鲤湖是中国祈梦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气候凉爽宜人,让人胃口大开。笋联、五花肉、海蛎干、冬米组合的咸饭,白切鸡、油炸泥鳅、溪虾、沙蛤丝瓜汤,几乎全是当地食材,几杯自酿的糯米红酒下肚,渐渐有了醉意,接着也有了睡意。

  已经过了有许许多多五彩缤纷梦想的年龄,记得年少时不愿一辈子与田地和农具打交道,向往远方的世界,与同伴一起在九仙祠的地板上似睡非睡地辗转反侧滚了一夜,好像自己手里拿着一本历史教科书在翻阅,其灵验程度无从考证。我已退休多年,今晚仿佛重温这个梦,终点又回到了起点。

  一觉醒来,时针指向凌晨2时。四周分外地静谧。下了床,走出山庄大门,一弯新月挂在天上。

  不用自己多想,《明月千里寄相思》的旋律在脑际回旋:夜色茫茫照四周,天边新月如钩;月色朦朦夜未尽,四遭寂寞宁静。这种静不是毫无声响的万籁俱寂,而是能够清晰地聆听美妙的虫鸟啼鸣之静,轻盈的林海风波之静。

  溪流间、梯田里的蛙声交响曲连成一片,我分辨得出虎纹蛙不停的鼓噪,猪鸣蛙声的高亢短促,泽陆蛙声的深沉绵长……

  我还隐约听到了猫头鹰的叫声,想起了黄永玉画的猫头鹰,想起黄永玉的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写到了莆田画家黄羲、朱成淦。他还有一幅映山红的画,上面题着:此景在九鲤湖所见。

  我想在月色下分辨出从这里通往莒溪、莆田的旧石板路,那是我无数次用稚嫩的双肩扛着沉重的杉条在夜间行走的路,但它早已被茂密的树木所覆盖,无从辨认。从公路上的斜坡起,一大片清秀挺拔的美洲湿地松一直延伸到山峰高处。我目测了一下,湿地松的口径已经有30公分了。湿地松的松脂和木材收益率都很高,不清楚这是生态景观林还是经济林,总之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一角吧。

  这块坡地我记得,那曾经是一大片的荒地,农民们在这里栽种一些番薯、木薯、蕉芋等作物。有一回我扛杉条停在这里,饿得实在扛不住了,用竹片像考古工作者一样小心翼翼地在番薯地里掏出两个鸡蛋大小正在生长中的番薯充饥。那时候建筑材料需要木材,千家万户做饭烧水需要燃料。

  唐·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诗曰:“万籁此俱寂,唯闻钟磬音。”前方不远处就是历史久远的九仙祠、玉皇殿和水晶宫,还有新近才建的九鲤湖禅寺。九鲤湖本为道家福地,有着九仙跨鲤升天的美丽传说。不知道是道家依附于湖光山色,还是湖光山色借助于道家学说,抑或是两者相得益彰,在莆仙、在闽南、在东南亚都有着深远的影响。现在又多了一座禅寺。在这静谧清凉的月夜里,面对这些金碧辉煌的建筑,我思绪无端。“一僧一道一儒缘,同入心空及第禅。似水流源沧溟瀇,日月星辰共一天。”作为旅游区,不同信仰和谐共处也未尝不可,可以满足不同游客的愿望。

  清晨沿着溪边的栈道漫步。

  这是木兰溪最大支流延寿溪的上游,在千沟万壑的来水中,有三处主要的源头:一是西林的西漈头,二是莲峰的林泉庵,三是云居山的蝙蝠洞。西漈头和林泉庵的水北面流向大樟溪汇入闽江入海。南面的各自流到鹅兜的新坝两相汇合。云居山蝙蝠洞的水往东流一小段后折头往西,曲水环抱,在灌溉了曾经上过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的朗桥优质水稻生产基地后,转向西南,在东溪与西漈头和林泉庵的来水汇合,一道奔向九鲤湖。

  三处源头的泉眼圆亮如镜,水质沁凉宜人。这里长有一种通体透亮的银鱼,本地人称为“面鱼”。这种鱼对水质的要求非常挑剔,只要水流到了有人类耕种的地方,就没有了它们的踪影。也对“水至清则无鱼”的俗语来个反正。

  脚下的溪岸,已经被取直、砌坡。这其实对鱼类的生存不利,大多数鱼类更喜欢溪流的弯弯曲曲杂草丛生。好在这只是局部的,而且水是流动的,鱼儿是游动的。在有节制地施用化肥和农药后,这几年各种原生鱼类又恢复了。去年夏天,我的侄媳妇一天就用鱼竿钓上了10多公斤的本地塘鲺鱼、鲫鱼、黄刺鱼、虾虎鱼等。我则捡了一小篮子的田螺,拿回去放进桶里,滴几滴花生油或茶油让它反胃吐干净泥土,加上佐料炒着下酒。

  不觉中又站在了九鲤湖的湖沿。

  高山之巅的明镜,群峰的眼睛。

  弯下腰把双手探进湖里,一种无名的凉意随即爬上双臂,慢慢地弥漫到了全身,直到心田。

  下湖游几圈?我已经没有这个勇气了。

  年轻时,我常在这湖里游泳。这湖里没有泥沙淤积,也没有杂草羁绊,游起来顺畅。湖底虽然深浅不一,但全是石头。我探测过最深处的深度,在日常水位的情况下,约有4米左右。

  我似乎觉得,这湖水比过去更加清澈透明了,随手摘了一片树叶,卷成喇叭状,舀起来喝了几口,清冽甘甜。

  几十米外,就是腾空而下的九鲤飞瀑,过了九龙谷,就是百万莆田人民的大水缸东圳水库,再往下,接着风光旖旎的延寿公园,林立的高楼和密集的居民区。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