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文化>兴化文史

笔酣墨畅书谏臣——评姚晓群笔下《御史江春霖》

2021-08-30 08:42 莆田网

  □邱剑颖

  江春霖,莆田梅洋人士,晚清著名御史。为人清正廉洁、刚直不阿,年少便立志成为监察御史,以辅政报国。在他看来,不同于六部九卿的专司一职,御史可以统观国家全局,无论庶政得失、社稷安危,还是职官能否、万民休戚,凡目之所见、耳之所闻,“皆得形于奏牍”。御史“官职虽卑”,却“任同宰相”。在任职御史的六七年中,他曾就施政方略、革新鼎故及弹劾官吏等事项上疏弹章68件,真正做到了知无不言,勤政直谏。他不畏强权、铁面无私、刚直敢言。据不完全统计,他先后弹劾的各级不法官吏近四十人,其中不乏地位显赫、权势滔天的王亲贵戚、内阁枢臣、封疆大吏,历史上尤以其对袁世凯、庆亲王奕劻的弹劾最受瞩目。莆仙戏《御史江春霖》就以其不屈不挠勇谏庆袁贪腐弄权的事件为切入点,带领我们走近这位清廉守正的“清朝御史第一人”。

  一如主人公江春霖的果敢勇决,编剧姚晓群笔下的开场明快利落,入戏极快。“改换笔迹应试”“劝谏慈禧慎用洋胭脂”“弹劾袁世凯结党弄权、段芝贵无绩晋升”……单是第一场里一个接一个趣致各异的戏剧动作,就已强有力地明晰勾勒出江春霖可为乱世御史的各类优秀品质:一则在于才识过人,机智敏锐。有鉴于三年前御史选拔遭权奸算计,被比对笔迹,撤卷落选,江春霖睿智应对,悬腕练字月余,改换笔迹应试,终以出众才识,夺得考场头魁。巧妙破局,达志遂愿。二则在于心系家国,守志不阿。慈禧听闻其为御史选拔所费心力,不解其对微末谏官的执著,江春霖忠直正言:“身为御史谏官,乃臣从小素愿”。天下事“须宰相秉忠执政,更须谏官秉正执言,所以唯宰相知无不为,唯谏官知无不言”,“儒者志在天下,非谋身利,不为谏官,将安为?”寥寥数语,顿将其为国为民、心怀天下的不俗眼界与宏远抱负,坚持本心、恪守志向的坚韧意志展露无遗。三则在于能言善辩,直声敢言。江春霖见慈禧面色红润,便当堂劝谏慈禧慎用洋胭脂,语出顿惊四座。须知当众指摘统治者仪容,本就有冒犯天颜之嫌,何况这被挑剔的还是位在意容颜保养的女性,如此憨莽直谏更险似虎口撩须,大有性命之忧。谁料慈禧非但没有动怒,反而主动洗脸释疑,甚而还称赞其“戆直良言”,“堪称百官范引”。如此惊人反转,皆因江春霖之谏明贬实褒,完美暗合了慈禧青春犹在、容颜未老的内心企盼。不要以为这是江春霖在以直邀宠,正相反,他是在为紧接而来的重磅弹劾做铺垫。接续慈禧从中引申出的“开言路,图振兴”的治国大道,江春霖乘势而上,当即面奏弹劾封疆大吏袁世凯拉帮结派、结党营私,黑龙江巡抚段芝贵无功无绩,异常晋升。不论对方如何背景深厚,怎样势大权重,就算是满朝上下无人敢上疏弹劾,江春霖但凡知晓,便即为国谏言,为民弹劾。其间淋漓显现的正是江春霖可担御史重责,并广为世人称颂的又一可贵品质——不畏权奸、铁面无私,此即为四。另有,第二场“拜祭亡妻”一节中透露出的江春霖为避免牵连,未携家眷,只身在京为官;丧偶后推拒各方送美,誓不再娶等讯息,又在人物铁骨谏臣的高洁形象外,棱角分明地强调了其忠直廉吏的端方底色。

  简练精到的线条勾勒于开篇鲜明了人物形象,不断叠加满溢的危机描摹则晓畅犀利地展现出晚清的末世危殆。从宣旨太监口中的“时局艰难,百端待理”,到慈禧感慨的“康梁误国酿惊变,庚子拳乱无限哀”,以至江春霖与之奋力抗争的贪腐成风、朋比为奸的乱象……处处可见积弊昏聩、动荡不安,时时总感时不我待、刻不容缓。将满怀报国热忱的江春霖裹挟其中,想要革除时弊、立宪振兴,则唯有恪尽职守,勤政勇谏。得知段芝贵案牵涉庆亲王贪腐卖官,百官惧怕威势无人敢弹劾后,江春霖以“纠劾官邪,原是御史份内之事”,毫无犹疑,血性挺身,当场书写奏章,誓要将这“亲贵弄权,贿赂公行”之事纠察到底;面对袁世凯的曲意示好、刻意拉拢,江春霖不卑不亢,辞色犀利,提壶斟酒间,还以酒满溢杯暗喻庆袁骄纵太过,教谏袁世凯“为官宜该秉正气”,须“效先贤,倡清廉,肃朝堂,正纲纪”;眼见杨翠喜被追杀惨死,江春霖悲愤万分,执杖入宫觐见慈禧,以自身因孝迎合母亲委屈妻子,后被知晓真相的母亲杖打教训的往事为引,呈递杨翠喜血状,再次弹劾庆亲王父子受贿卖官,草菅人命,强调“若无严惩,必是纲纪不存,条律成空,内外效尤,人心沦丧,中兴何论,改良无望”。慈禧被江春霖一番情词恳切的肝胆直谏所打动,基于对庆亲王贪腐误国、不知收敛的愤恨,她当即下令开缺庆亲王之子载振御前大臣、农工商部尚书等职,并怒声传令宣召庆亲王……一切似乎都在朝着江春霖所努力的方向发展。江春霖带着权奸即将倾覆、纲纪有望俨然的希冀退出皇宫御苑,翘首等候对庆袁权奸的责罚处置。谁知,等来的却是庆亲王全身而退,岑春煊撤职遣沪。

  身为言官谏臣,江春霖无疑是忠诚勤勉的。他将孜孜以求的国家振兴、民生稳固完全寄望于皇权统治者,而忠实地履行着肃正纲纪、直陈时弊、纠劾贪恶的职责要务。在历次的贪腐弹劾中,他的谏言总能极大地影响着慈禧的决策,甚至直接触发新的事态。只是慈禧身为封建王朝的统治者,她有她自己对王权政治的制度解释与运作评判。江春霖憨直耿介,完全不解其间的帝心圣意。而善弄权术的庆袁等人却深谙此道。晓群准确抓住了此间关要,让庆亲王撇开难寻污点的弹劾者江春霖,转而攻击曾为江代呈弹章的岑春煊,称其弹劾庆袁是为了清除障碍,迎回反对慈禧统治的康有为、梁启超,是在削弱慈禧的势力,为光绪“图后路” “攀外援”,甚至还拿出了捏造好的刊登着岑春煊私会梁启超照片的报纸。这可就触忤了慈禧心中最大的逆鳞,犯了大忌。在皇权统治面前,对于慈禧而言,真相实情不值一提。什么廉政吏治、纲常法纪,什么民心向背、革弊中兴,都是浮云。身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她需要的是制度、决策的利己性而非实践中的自我损伤,最高权利意志绝对不容许触犯。于是,慈禧果决下旨处置岑春煊——即便是原本视作股肱倚重、当做亲人依靠的岑春煊,也不再做任何勘察佐证,立时决绝地以“授意言官,阴结外援,祸乱朝堂”的罪名弃之如敝屐。江春霖惊愕一时,完全不解电闪雷鸣间的风云诡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励精图治、救国挽世的真心与努力付诸东流。

  尾声里江春霖那句“你打你的天下,我守我的民心”,既是对于右任反清邀约的回绝,更是对这场朝堂谏诤荒唐结局的不屑嘲讽。当政治得失替代纲常法纪,不顾国计民生,不管是非曲直,越厨代庖成为决定政务要策的唯一因素,江春霖素来秉持的清正廉洁、刚直不阿就显得无足轻重。御史再无所作为,更无法作为。收回寄托于皇权统治的倚赖希冀,江春霖辞官回乡,投身修桥铺路、兴修水利等公益事业。立国持政,众人以为要打的是天下,要争的是权柄,而江春霖要守的始终是民心,是以百姓疾苦为思虑要务,是一沙一石,踏踏实实为民办实事,是一草一木,实实在在为民谋福祉。这是江春霖身历乱世昏聩后做出的明智选择,也是他于气度品格远远立于众人之上的可贵之处,值得世代传颂,更值得我们学习追从。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