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文化>兴化文史

莆田历史上的防疫抗疫

2021-10-11 09:42 莆田网

  □范育斌

  历史上,每逢大灾大难、瘟疫流行,普通民众大多时候只能是期盼有超自然的力量降恩赐福、消减灾祸、转危为安。在莆田,也不乏这些神秘色彩的传说、故事,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妈祖“救疫”的故事。

  妈祖显圣故事,自北宋以来就在民间流传,历经千年的演变,如今妈祖信俗已传遍全球,并由此产生了影响深远的妈祖文化。

  妈祖不仅是海上和平女神,而且经常担负“抗疫女神”的作用。“宋高宗廿五年,福建莆田仙游境内瘟气流行,时日湖旁忽涌甘泉,朝饮夕愈,始知天后(即妈祖)救药之功,官奏闻诏封崇福夫人。”无独有偶。宋孝宗年间,兴化郡(今莆田市)发生瘟疫,疫情蔓延,民众恐慌,求妈祖保佑和救助。妈祖显灵,指点到庙旁取甘泉治疫。白湖近海,均是盐碱地,泉从何来?众人疑惑不解,但民众深信不疑,深挖不止,终于“甘泉涌出,请者络绎,朝饮夕愈”。瘟神最终被赶走,人们用砖砌井,把那口泉井命名“圣泉”。

  有关妈祖的各类传世典籍浓墨重彩地记述了妈祖的各类灵感事迹,其中就包括妈祖驱除疫疠和自然灾害的传说。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的《天后圣母事迹图志》记录了“莆田尹求符救疫”“授丸药吕德回生”的故事。这些助力抗疫的神奇故事,影响甚广。

  林兆恩也是一位定格在莆田历史时光里的抗疫英雄,他的抗疫义举可歌可泣。林兆恩号龙江,创三教合一学说,世称“三教先生”。明朝嘉靖年间,莆田祸起倭患。倭患猖獗,侵扰东南沿海,莆田首当其冲,倭寇连续侵犯骚扰莆田先后达15次,莆田倭害最烈。祸不单行。倭患又诱发了一场惨烈的疫情,疫情史无前例。在这生死关头,林兆恩“舍家纡难”,发动家小族亲与“三教”弟子掩埋死尸,赈济灾民。

  林兆恩积极组织抗疫,同疫魔进行着殊死的斗争。他创造“九序心法”中的艮背法为人治疫。艮背法属于气功疗病法,蕴含祝由术。据历史记载:“而吾闽中又有三教之术,盖起于莆中林兆恩者,以艮背之法教人治病。”“兆恩以艮背法为人却病,行之多验。”林兆恩抗疫的成功,使莆田这片浸透沧桑血泪的土地重焕生机。

  在莆田文献中,还有不少与抗疫有关的记载,如广业里萍湖祖宫的“忠顺圣侯”,清源东里大所的“张公”,兴泰里的“广福娘”等,这些由人而成的“神医”,扶危济困、救灾解厄,而且还是疗病抗疫的心理医生。由于古时科技水平有限,人们谈疫色变,防治疫病的希望主要寄托于超自然的力量来驱凶逐邪。而各路神仙迥异的疗法,给病人以希望,让生者以欣慰,让人心向阳光,冲出阴霾。

  莆田春节闹元宵,闻名于世。其地域广、时间长、内容丰富多样已成为莆田民俗文化旅游的一张名片。古时人们认为四季转换,寒暑变异,瘟疫流行,是鬼魂乘势作祟,必须适时行傩以逐邪驱疫。所以,莆田的行傩有许多民俗活动,诸如游灯、跳棕轿、踩高跷、划旱船、跨马妆架、舞龙舞狮等,其中行傩巡游是其主要内容。

  傩又称跳傩、傩舞、傩戏,是汉族最古老的一种驱瘟避疫、表示安庆的娱神舞蹈。傩仪,源于古代以驱鬼逐疫为主要目的的傩祭仪礼,盛行于商周时代。

  仙游枫亭麟山皂隶舞是古代傩舞的遗响,是傩仪中的舞蹈部分,既有原始遗痕,又有今人的审美特质。它作为妈祖神驾出巡的开路舞蹈在莆田传承千年。该舞蹈动作古朴粗犷,特别是皂隶、八班、侍警的舞蹈动作别具一格,生动传神,其表现出来的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神威勇武的英雄气概,回荡着昂扬、乐观、健康的生活气息。

  “节到元宵兴倍生,普天人共乐升平。”莆田闹元宵行傩巡游非常热闹,十分“艳灿”。声势浩大的行傩队伍,绕境巡游,驱邪祈福,保境安康。元宵夜里,更是家家张灯结彩,明烛高照,香烟弥漫,供品满桌,迎神纳福。此时此刻,“有楼紫陌繁华盛,灯火辉煌不夜城”,人潮熙攘,欢声雷动,每一个细节都充盈着神圣的气息,是神人共娱叩击人心的狂欢时刻。其实,这精彩纷呈、非常壮观的元宵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映的是一场大张旗鼓、声势浩大、众志成城的群众性逐邪驱疫活动,用集体的力量驱走疫魔,其中的行傩巡游正是对瘟魔疫鬼的游行示威与昭告宣战。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莆田闹元宵,虽然含有对现实疫情的虚妄的反映,却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莆田人敢于挑战瘟魔疫鬼的勇敢行为。同时,这其中隐藏着莆田的文化密码,由此诠释了莆田人内植于心的抗疫精神以及莆田是一个勇于并善于抗疫的城市,有着战胜各种传染病的传统。 (续完)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