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网>新闻>莆田新闻

【多彩木兰溪】通海门户白湖渡

2018-08-08 06:56 莆田网

宋代白湖在如今的玉湖新城建设中焕发新生机。湄洲日报记者 蔡昊 摄

  盛夏,市区玉湖公园绿树青青,花开正艳,湖面碧波荡漾,湖畔一块“古白湖”石碑矗立,记录了当年“白湖市”的辉煌。

  时光回溯,今日玉湖为宋代白湖,介于延寿溪、木兰溪之间,位于木兰溪下游北岸。这里的白湖渡,是莆田宋代四大渡口之一。

  莆田地方史专家黄国华说,莆田立县后,由于陆路交通闭塞,航运成为对外交通的重要途径,那时荔枝干、茶叶、瓷器、造船、冶铁、纺织等手工业产品成为大宗的出口商品。白湖港“南北商舟会焉”,于是形成“通海门户”,不仅是外贸港口,也成为渔业中心,见证了莆田古时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这里还是莆田陈氏最大的支系“玉湖陈”的发源地,这一支系涌现出宋代名相陈俊卿和陈文龙,有“一门两丞相,九代八太师”之美誉。

  陈文龙后裔、莆田玉湖陈氏理事会会长陈天宇说,白湖为木兰溪经阔口段的溪道,先祖是看中木兰溪沿线美丽的景致,而前来定居。族谱记载,宋庆历元年(1041),先祖陈道行从钱塘来莆督建熙宁桥,见白湖有“白湖映堂”“玉笏朝天”之胜景,且水陆交通便捷,便将长子陈仁留在木兰溪北岸白沙后埔边定居,蕃衍家族。见门前池塘水色如玉,便命名“玉湖”。

  宋代白湖是沿海居民入城的必经之处,人们往返乘舟在木兰溪上。那时木兰溪上游自仙游下来的溪船与下游兴化湾三江口上行的海船在白湖渡交汇,水上泊船成市。宋熙宁年间,人们用舟船相连,形成浮桥。宋代进士郑叔侨曾赋诗:“千寻水面跨长桥,隐隐晴虹卧海潮。结驷直通黄石市,连艘横断白湖腰。”写出当时溪上浮桥繁忙的景象。由于浮桥受潮水时涨时落影响,且浪急还会摇晃颠簸,人们决定在木兰溪上造座牢固的石桥,这便是熙宁桥。

  站在阔口桥上,往来车辆川流不息。附近居民说,熙宁桥便压在阔口桥底下,这是一座比宁海桥历史还要早200年的古桥。环顾四周,新型时尚的大型综合体广场正荣·财富中心在不远处伫立,这里是莆田城市发展的新地标。

  今年76岁的陈文樵是玉湖祖祠副董事长,他是阔口村当地人,熟知阔口的变迁发展。他曾用规划部门2004年前航拍图还原出宋代古渡口及浮桥旧址。他说,现在的正荣·财富中心所处的位置就是昔日古渡口所在地。

  “当时渡口对岸为冲溪搬渡头(俗称溪船头),木兰溪截弯取直前,我还在这里见到条石砌成的码头。”陈玉樵说,溪船头直通黄石。

  “《闽书》和《兴化府莆田县志》均有记载‘海自上黄竿入三江口’。”陈玉樵解释,过去仙游通向莆田的木兰溪上游段都是溪道,称之为溪。而木兰溪中下游潮起潮落的河道,称之为海。比如宁海桥(桥兜)段木兰溪称宁海。

  在木兰溪不设防的年代,中下游段沿岸居民经常在台风暴雨来临时,遭受洪水肆虐。“那时候年年修堤,年年决堤。”陈玉樵亲历过修堤,感触颇深。他说,在“以粮为纲”的年代,村民种田却年年吃不饱。直到木兰溪防洪工程建设,溪道截弯取直后才消除涝灾,使村民过上安稳的生活。

  时光悠悠,岁月流逝,兴旺的白湖市湮没在历史长河中。千年之后,随着玉湖新城的建设,阔口片区日益繁华,这片土地上崛起一个新“白湖市”。

  漫步玉湖公园,市园林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道,这玉湖就是当初木兰溪截弯取直围起的淡水湖。原先蜿蜒的木兰溪在这里成了一片安静的水面,这片10.4公顷的水域,是当时玉湖公园建设的打底雏形。(湄洲日报记者 黄凌燕)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