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普罗网>五哥跑堂

“动车大夫”出诊记

2021-10-07 11:07

  王效宇随身揣着两部手机,一部用来工作,另一部也是。

  “我得方便别人找到我,24小时开机,睡觉也不敢设静音。”作为中铁沈阳局高铁动车运行故障问题的首问负责人和首席工程师,沈阳动车段地勤机械师王效宇不是一般的忙。常常是这个手机没撂下,另一个手机又急三火四地响起来。

  今年的国庆长假,客流一直保持高位,铁路系统几乎所有的动车组都开出来了,平日8节的车厢现在重联到16节。别人可以轻松出去玩,王效宇和他的伙伴们不行,因为他们是“别人可以轻松出去玩”的幕后保障者。10月5日下午2点,跟着王效宇一同在动车维修大库里钻上爬下,记者一头汗,身宽体胖的王效宇却显得很轻松,背着沉沉的工具袋灵活得像只猴子。“瞧见没,动车前轮才是摩擦受损最多的,紧急制动就靠刹住前面两个轮子。”王效宇拿手电里外照得仔细,临了还不忘开个玩笑,“车轮一般不会出问题,但就怕来个‘二班’的。”

  出乎意料的报警总是猝不及防。比如,有一次王效宇接到这样的故障报警——已经进站的高铁全列车门都打不开,迟滞的每一分钟都会引起乘客焦虑不安。凭着自己多年打磨的“直觉”,王效宇判断这是车内空气负压导致的,他指令随车机械师先手动打开一个车门,车内外气压很快形成一致,全列车门顺利打开。

  这种紧急考验不是天天有,不过小问题还是不少,仅10月5日当天报来的就有几十条。王效宇把这些问题一一梳理,分出轻重缓急,挑出“主要矛盾”,然后和同事们一起商量解决方案,大家一起研究到半夜是常态。王效宇也不总在办公室里“遥控”指导,很多时候要到现场跟修。有时发现设备共性问题后还要与生产厂家沟通,为厂家提供改进建议。有时发现车厢厕所堵了还上手疏通下水管。有人奇怪,都当上首席工程师了,王效宇怎么还“掏厕所”?王效宇轻描淡写地说,赶上啥问题就解决啥问题,排除故障不能挑拣。当过随车机械师的王效宇曾专职维修动车卫生间整整3年,这3年中没敢处女朋友。有人说他是自讨苦吃,别人疏通高铁下水管都用“空压机”强力去吹打,王效宇却怕风力太大把下水管打穿,“那样整个卫生间就报废了”。王效宇舍不得,坚持用手掏,他说:“臭了我一个,清爽整列车。”

  “发现问题又快又准,我们服他。”在同事高世博眼里,全国铁道行业技能竞赛冠军王效宇是“大神”一样的存在。其他地勤机械师各管一摊,有主要负责辅助系统的,有专做电路分析的,但王效宇对动车五大系统(牵引、辅助、制动、车内、转向架)全研究全在行。遇到较真碰硬的棘手难题,王效宇准是那个“兜底”的“急诊大夫”。高世博举了一个例子:“动车组空调不工作有很多影响因素,有一次接到问题报告,大家排查半天也没找到原因。王效宇建议随车机械师查看某个电路模块的线插,果然找到了症结所在——线插被雨水腐蚀了。”

  “哪有什么神?”王效宇觉得庖丁解牛也不过“手熟罢了”。说实话,王效宇文化水平并不高,但他啃得动厚厚的动车检修理论书,休息日他在图书室一坐就是大半天。王效宇也不认为自己天资聪颖,他只是在实践操作中把失败教训和成功经验一条条记下来、背下来。对于难以记牢的参数、图纸,王效宇采用循环反复记忆法,走路背,躺在床上也背。学习和实战让他仿佛着了魔,经常在食堂或者宿舍里一个人自说自话。

  动车维修无小事。沈阳动车段是中铁沈阳局唯一的动车组运用检修段,日均检修动车组40组。作为世界上首条穿越高寒地带的高速铁路,哈大高铁自2012年正式开通运营以来,经受了冬季低温天气和大风大雪的严峻考验,在王效宇与同事们的维护下未发生一起事故。“咱是党员,有事跑在前头,必须的。”王效宇说。

  “不跟您聊了,我得去山海关一趟,有辆高铁顶部高压部件撞到飞禽出故障了。”10月6日上午10点,王效宇再次“出诊”。(经济日报记者 孙潜彤)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