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乡愁

乡关何处

2018-04-16 09:12 莆田网

  □陈建平

  “咕咕咕——咕咕咕——”听月山房后诗山的鹧鸪叫了一整个清晨,唤来几丝剪不断理还乱的怅惘;这就是清明,故乡莆阳的清明时节。

  这个时节是江南莺飞的暮春三月,也是乡愁伴着青草散漫生长的季候!不信你看,凤凰山、壶公山、九华山的山路上,扫墓的人流成了河,怀思和悼念在山野墓茔间袅袅升腾。我的记忆也伴着那只欲飞还回的纸鸢,伴着一群群飘飞四散的纸灰,在乡关的天空飘荡无依,在乡关的山野到处乱闯……

  千年前,唐人崔颢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那座牵扯人类心魂的黄鹤楼,那个在楼栏旁眺望大江的迷蒙身影,缠绕着多少文人的惆怅意绪啊!乡关在山河暮霭里,乡愁在烟云岁月中,乡关是冬至一盘丸,乡关是元宵一盏灯,乡关是绶溪一棵荔,乡关是清明一炷香……

  前一阵子编撰《云村听月》一书,就其间“乡关”一节的导言我这样写道:“乡关跨地域而越古今,她不仅是一种地理概念,还是一片人生背景,更是一方心灵草庐,是一种潜隐在血脉里的DNA。”因为乡关,人生才有来路;因为乡关,心灵还有去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身处他乡,那么留恋生于斯长于斯的家山,对其景物风情和文化传承引以为豪!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身处故乡,仍然难以忘怀远去的童年,那么怀念永不回返的青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年节中,在静夜里,魂牵梦绕已然逝去的前辈亲人、曾经肝胆相照的兄弟友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清明时节,让悠长的忆念往返阴阳两界,恭敬地在祖先和亲友墓茔前捧上一辨心香,寄去伤怀的祭献!

  “乡关”一节收入《古衙》《书仓巷》《白湖渡》《西湾山》,也收入了《绶溪记忆》《湄洲秋色》《千年荔香》和《夏天风味》。导言前,我还配了一张“乡关”图,那是前些年清明雨后,在杨梅坡取仰角拍摄的烟云天马山,山巅是背负苍天的天马阁,其阁建筑风格仿莆田传统红砖厝和屏山镇海楼,遥望似古老的雁门关,阁旁山树隐晦云雾缥渺,隐晦着拥抱乡关的缠绵思念,缥渺着清明季候的难言心境。此图命名“乡关”可谓天造地设。

  天马山遥对金字塔般的壶公山,那是家乡真正的“父亲山”。这些年来,我多次登临壶公山巅,远眺大海烟波,俯瞰莆阳山野,汲取天地浩气,感受大象万千。壶公山下是跻身福建四大平原的南北洋,自古就是号称鱼米之乡的“莆田乌克兰”。近年来,随着城市化的蓬勃发展和旧村改造遍地开花,一片片水泥森林拔节生长起来,平头百姓的居住条件虽然显著提高,然而那亲切的古城老村,绿色的平原田畴、蜿蜒的河道荔林,却日渐被蚕食得七零八落,这种趋势正惊心动魄地向山乡和沿海滩涂漫延。

  是啊,这些年我们的经济建设发展了,然而代价却也不菲,令人感慨万端。在发展的道路上,如何留住青山绿水田园,留住乡关乡情乡愁,已是非常紧迫亟须化解的要务。

  雾锁家山,月迷津渡。乡关,浮在春夜的迷梦中;乡关,留在遥远的记忆里;乡关,隐在祖庙的香火后。清明时节忆乡关,因为乡关凝聚着地域的性格、品格和气格,如果失去乡关,我们的心灵就将无家可归,我们的思念真的只好四海漂泊了!

  我们是故乡的儿子,所以心里永远有一个难以割舍的乡关。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