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乡愁

古老的力量

2019-11-26 08:29 莆田网

  □黄披星

  在福州看了几场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上的戏,分别有莆仙戏《踏伞行》、评剧《藏地彩虹》、话剧《柳青》、丝弦《大唐魏征》、京剧《陈毅回川》《游百川》、吕剧《大河开凌》、闽剧《红裙记》等,总得感觉还是:好戏太少。这样的一届戏剧节,多数剧种几乎是举一地文艺之力历经几年精心打造,还是很难让人满意,更别说是精品了。显然,能够留下来的戏是极少的——想来也真的很残酷。

  从这次戏剧节中的戏曲作品来看,现代戏、新编历史剧、传统剧目改编三者并处,人称“三并举”。最成功的还是传统剧目改编。比如莆仙戏《踏伞行》,几乎获得众口一致的称赞。很多人都认为,莆仙戏《踏伞行》对当前的戏曲创作,提供了一种回望传统的模板。它的价值在于从传统命题中开掘出了全新的人性体验。剧种形式上又让人耳目一新;加上莆仙戏固有的表演、音乐和编配,使得一贯以古老著称的莆仙戏,在剧中两条人物线的互动中,具备了雅俗共赏的新意,极大地恢复了戏曲的传统之美。

  我在很多场合都听到,对于像莆仙戏这样一种传统极其丰厚的剧种,很多人特别是戏曲人都觉得“那你们莆仙戏本身就是金山银山”。它拥有的剧本、曲牌、表演和样式,还有群众基础是很多剧种所难以望其项背的。也正因为这样的积淀,《踏伞行》的成功给人感觉是真正的厚积薄发。或许,莆仙戏的从业者从中应该意识到,我们的传统需要更多更好的继承和挖掘。只有这样,莆仙戏才能够持续成为全国戏曲界难以忽视的一股古老力量。

  想到莆仙戏的民间舞台,多少才子佳人、恩怨情仇的悲欢在上演。而民间剧团的大俗和专业剧团的大雅,这样的齐头并进宛如历史的洪流涌动不息。想起来,我们的戏曲人如果有了更多互望对流的时段,莆仙戏必然能够在来自民间的地气中,吸取到更加广阔的养分。

  这届戏剧节,最被诟病的是超过一半数量的现代戏。普遍认为,这些剧目能够称得上成功的寥寥无几。大多数现代戏都被认为是平庸之作。原因在于,很多现代戏仅仅还停留在宣传品的层次,而远没有达到艺术品的高度。这就注定了这样的剧目,很快会被淘汰掉。这是最应该被正视的——戏剧艺术自有戏剧艺术的固有规律。

  当然,也可以说目前的创作环境并不容易,在现代戏被纲举目张的时段,戏曲的优势几乎消失殆尽。那种属于戏曲的虚拟性、程式化、夸张性、地域特色……几乎都发挥不出来了。戏曲人都有削足适履的无奈。属于戏曲的美感被僵化的形体动作所取代,戏曲的艺术特性被压制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问题还在于,作为一种早已成熟的艺术形式,这并不是戏曲艺术处在某种裂变的时期。恰恰相反,这是戏曲面临抛弃自身特性,不得不去面对时代给予的压力的选择时段。问题很多,比如戏曲的发展和戏曲的现代性到底应该更重戏曲形式,还是戏曲精神?抛弃了戏曲的固有形态,怎么能不是“话剧加唱”呢?这都是需要很长时间的摸索,由戏曲人自己来做出回答的。

  戏曲面临的种种压力,也导致戏曲人本身是很不自信的。比如过度的舞美包装、严重的歌舞化、对古典形态的远离等等,都是戏曲不自信的表现。极端点说,我会认为并不是现代戏本身不可取,而是现代戏就应该是属于话剧系统的,而不是戏曲。让传统的归传统,现代的归现代,戏曲不应该骑墙。戏曲就应该是古典的、唯美的、艺术的……真正做到这一些,才能验证“真正的古典是具有现代意识的”。

  当然,我承认“三并举”是方向,地方剧种应该定位自己的剧种性,有的适合回溯传统,有的适合探索现代;接近歌曲形态的剧种,更适宜于在现代戏中做出探索,虽然也艰难,却也是值得的。这样戏曲的多元就具备了空间。在剧场里总有一些大学生被组织过来观看戏曲的,但显然,他们只能坚持半小时,接下来几乎都成了“手机党”。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作品本身不够好。这也让人怀疑,戏曲这样节奏形式真的适宜年轻人?这也宛如交响乐的听众——戏曲的沉淀,难道不是需要年龄本身的沉淀来对应的吗?

  戏剧节本该让人反思艺术得失,更希望看到艺术的多元在戏曲中的坚守。坚守剧种特性,坚守戏曲化,坚守艺术品质,坚守扬长避短。戏曲的初心在于:重表演、重剧情、重音乐性、朴素而空灵……戏剧的美好在于,最大程度包容艺术形式的综合之美。依稀可见戏曲之路,很像中国文化之路,既有回溯也有探索,在坚守和裂变中艰难前行,蕴含着古老的力量。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