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乡愁

故乡的秘密

2021-11-22 08:42 莆田网

  □温建茂

  前年特地前往永泰县梧桐镇双溪口龙井大坪后,礼拜高阳温氏太祖墓。

  墓地背靠山丘,墓前一山似金钟罩地,一山若鱼鼓矗立,山脚一溪蜿蜒而过,再前方则是连绵起伏的群山,似有千军万马伏阵于此。相传,温氏入闽始祖子玉公为著名地师,当时从江西赣州崆峒山数度来闽,查堪吉地,于北宋哲宗元祐辛未年(1091)负其高曾祖考及四代祖妣金斗安厝于此,另择居于十五公里之外的仙游高坪尖之船厝寨(亦称高阳)。

  高坪尖船厝寨位于戴云山脉腹部,背靠永泰,南与济川相望,西与老山相闻,东则遥与古寨岭相和,交通极为不便。怀想先祖千山万水,披荆斩棘而来,应有无限寄托,不承想,子玉公定居高坪尖后,曾十三代单传,至明中叶起方始人丁兴旺,分居莆、仙、永以及福州、三明各地。

  我父亲于1961年迁居高坪尖山下的五星村,那时我尚未出生,未能见识那些搬迁的酸甜苦辣。我爷爷则于1965年农历9月14日月儿将圆之时,带着一群幼小的孩子,夜赴明溪等地谋生。后来,当我一次次从五星村徒步往返于高坪尖之间,一次次穿越那些深涧险径之后,感慨先祖的艰辛和坚毅。

  查阅《游洋志》(亦称《福建兴化县志》)《重刊兴化府志》(明周瑛、黄仲昭著,清同治十年重刊)或《兴化府志》(明康大和纂),温氏入志者寥之又寥,沧海与桑田几不可辨识,令人不胜唏嘘。温子玉的名字和身份只是在康熙壬辰年(公元1712年)所立之《云顶岩记》和乾隆乙丑年(公元1745年)所立之《云顶记》两块碑中均有刻录。

  云顶曾经的风云际会也藏在这两块碑铭里面。现在,两块碑石兀自镶在云顶寺走廊一侧,默默地迎来送往。

  云顶岩是高阳峰的一处幽谷,属石苍高阳地界,从高阳洧潭村徒步十五分钟即可抵达。有石室十余所,旧时即有幽人栖遁于此,也名旧隐岩,时时可见岚烟起于山下,缭绕峰间;常常可闻松涛起于高冈,风鸣萧萧,古刹若隐若现,钟声若有若无,可眠云听涛,可品茗观景,可啸可警可醒,若逢月上东山,明月似乎就在眼前,可挹可樽可钓。

  《云顶岩记》载,史学家郑樵从子、仙游县象溪乡菜溪村人郑侨(1132年-1202年)曾结庐于此,作《四季读书歌》,发奋攻读。从郑侨的家乡徒步而行,至少需要五六个小时才能到达云顶岩。云顶岩的奇幻端峭给了他无尽的灵性,让他心无旁骛,专心攻读,每有所悟,即挥毫泼墨,著述心得,若身心俱疲之时,即小憩于门外,让山风化解心中的块垒,让翠岚拂动鬓角的坚毅。时间似山间的清泉,纯粹而澄澈,学问若林中的鸟儿,伏羽而侍机。宋孝宗乾道五年(1169),读尽山水,诗书满腹的郑侨负笈下山,迈着坚毅的步伐,淌过溪涧,越过磐石,渡过闽江,翻过闽浙高山,直抵临安,参加三年一次的殿试,终于摘得己丑榜状元,成为仙游第一个文状元。南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殿试状元、永泰人萧国梁即赋诗《赠郑侨廷试第一》:“主司不是大冬烘,一榜何由压圣功。云顶峰前分玉带,礼闱石上探金笼。龙头奋去星辰晓,象鼻吹成印钵风。砺砥于今濡极利,起居濡笔纪真忠”。诗中提到两个地方,一个就是此处的云顶,另外一个是郑侨老家不远处的象鼻。翻阅《重刊兴化府志》发现:“大象山由寻阳山、香炉峰南出而为大象山。下有唐光禄郑积墓,前有石人、铁障山。积诸孙侨擢魁而归,合族致享,其祝词有‘著经至人,指名象鼻,形壮气盛,地灵人杰’语”等,始觉故乡原是有故事之乡。

  跟故乡息息相关的另一条河流——粗溪也是发源于象溪乡菜溪村,然后流经象溪,从古币仔溪经潭头白凫、济川金钟、高阳洧潭,蜿蜒而过我家五星村下埕自然村前面,在温氏太祖墓的前面与青龙溪汇合,注入永泰大樟溪。原来,故乡的许多故事就在水的源头和两岸,次第展开。

  云顶还和仙游的另外一项重大历史事件有关。

  《云顶记》一开始就提到:“昔正觉师由闽入莆,常憩乎此,而之九座太平开山,则此地为圣迹矣”。正觉确有其人,《兴化府志·仙释》载:“陈智广,留坡人,唐元和二年(807)生,不茹荤,于日月中行,有十二影随身,常持铁钵并一白犬随行。咸通六年(865),始卜庵于九座山东,又于岩西立院,院西有龙潭。……光启二年(888)八月十一日示寂,年八十,乾宁中(894年--898年)谥正觉禅师”。正觉是仙游凤山九座寺的开山祖师,九座寺或是南少林的发源地。

  大年初一清早,通往云顶的路上,人潮如鲫。这是我第一次拜谒云顶寺,群山环绕之中,心跳如山间蛩音依稀可辨。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笨的人,对故乡的这一片山水,印象廖廖,想想先祖千山万水而来,似乎祖先的无限寄托都溶入了这片山水之中,需要我们仔细钩沉索隐,披沙沥金。

  云顶的师父释定净告诉我,寺院后面还有十多块刻着花纹的砖,花纹的两边还有许多字,由于年代久远,风侵雨蚀,字口漫漶,苔痕丛生,斑剥难识。

  离开家乡越来越远,时间也越来越久,老家已逐渐成为一种记忆中的符号,成为大家习惯称呼的故乡。印象当中,通往洧潭的路是用石头铺就的,大概有一米宽。现在,已被宽平的水泥路所代替。记得一段有五公里长全部为斜坡名为古寨岭的石板路,那时道路的两边遍植两三人才能合围的参天松柏,现在松柏早已不在,道路也已是杂草灌木丛生,无法辨认。

  我家距离云顶实际上也就五公里的路程,但我却用了整整五十年的时间才第一次实现这一人生当中必定要完成的朝圣之旅。而故乡已成为已故之乡。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