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乡愁

夜空中最亮的星

2022-03-28 16:02 莆田网
 □陈建平

  母亲卧房的灯熄了,天上的长庚星升起来了,钻石般在西天边闪烁。

  时在农历正月初八,与她正月初十生日仅隔两天,也与她出世隔了漫长而艰辛的人生。翻检烟云岁月,母亲度过了91个生日。

  母亲生于荔城河边一户贫家,5岁丧父,与外婆孤女寡母相依为命。在河边老厝居住,因老被族人欺负,连鸡鸭都养不成,她们只好租住到小西湖后小巷深深的后塘去。

  为了维持生计,当年外婆无奈以青壮男人从事的挑夫为业,起早摸黑肩负重轭爬山涉水,供养母亲念小学。每逢外婆外出迟归,放学后,幼小的母亲总要来到后塘巷前,在小西湖桥边痴痴张望。

  1948年,经姑婆撮合,漂亮的母亲嫁给父亲——康济药房主的长子。安稳日子没过几天,土改时,祖父被评为“工商业”,后又改为“资本家”,境况艰难。随着祖父逝世,父亲承受不了家庭压力和心理压力,于1957年4月在睡梦中去世。

  当时我五岁半,妹妹不到三岁。父亲的逝去于母亲来说,无异于塌了天。她不吃不喝哭了几天几夜以至泣血。大悲大痛伤肺伤心,我想,她的心肺在那场大变故中受了重创。

  雨果说:“困苦能够孕育灵魂和精神的力量。”记得父亲去世次年清明节,野地春草青青,我跟母亲去郊外为父亲扫墓,母子在墓前哭了一场,返回时,6岁的我少儿心性,看到路旁山坡蟋蟀跳来跳去,忍不住上前追扑,年轻的母亲也含着眼泪,帮我一起捕捉。那情那景,至今难忘。

  生活总得继续下去,年轻的母亲振作起来,培养儿女成才的信念就像北斗星,在遥远的天边闪烁。她以孱弱的肩膀担起养家责任,到城厢联合诊所实习,却因夫家成分拖累,分配到偏远的山乡新县保健院工作,三年后又调往沿海灵川保健院当化验员兼护士,历经山乡和沿海的霜打风吹。

  往事追思,历历在目,母亲的生涯何其艰辛:她28岁丧夫,为怕我和小妹委屈,一次次拒绝再婚。她工作多年每月工资才20多元,三餐就饭多为酱菜。为节省八毛钱车票,她每月探亲,往往抄小路从灵川镇步行数十里回家。

  为贴补家用,当时外婆到处揽手工活:贴商标、做鸡毛掸、糊浆糊瓶盖,恨不得把一分钱掰成两分来用。我深深记得,小时外婆常对我感叹:“哪时你娘的工资能再涨几块啊?”

  也许是培养儿女的信念支撑,也许是清贫岁月的相濡以沫,在人生暗夜里,母亲的精神世界才不至坍塌。世间最难生离死别,1989年,辛劳一辈子的外婆驾鹤西行,母亲又历重大打击。从此,她接替了“家”的位置,儿孙成了她爱的重心,她也成了我们的心灵港湾。

  是母亲,牵扯我们熬过那清贫而错杂的艰难岁月,全赖母亲的默默付出和坚强后盾,我与妹妹的事业之花,才得以坚韧不拔向阳而开,成长为高级记者和企业财务总监。

  不曾想天有不测风云,2002年春,母亲连续多天背疼难眠,经查罹患肺癌。这无异于晴天霹雳,弄得我们好一阵子手忙脚乱。其时母亲已73岁了,动完手术,参考医生建议和诸多同类病例,我们不敢给她化疗放疗,只采用增加免疫力的保守疗法。

  仔细回想,命运对于母亲太不公平,她的晚年,是与病痛的长期拉锯战。由于身体底子薄,饱经人生忧患,她还患有冠心病、高血压、白内障,摔倒做过股骨固定手术。在一波波的抗病战役中,她坦然面对,为怕我们担忧,甚至隐瞒病情。

  母亲生前多次交代:“以后我走了,越简单越好。”年前一个月,她就反复问我和妹妹:“今天是几号?”我还数落她,你老问日子干嘛呢,都问过好几次了。原来她是打定了主意,让我们安然过完除夕后,就要决然离开。

  正月初一,母亲便绝食,坚决不吃不喝,直至八天后,于昏睡中静静离去。她的生命,来得不合时宜,过得万分艰辛,走得不慌不忙。她的计无返顾,是对抗病痛的决绝,也是对子女的最后奉献。她在黑纱环绕中慈祥地笑着,而我们却在心里嚎啕大哭。

  在陪护母亲的正月初六夜,上弦月挂在暗蓝的天幕,西侧不远处镶着那颗明亮的长庚星,熨帖心灵的祈祷歌从她房中幽幽传来,我亦在心中虔诚祷告,愿上天垂怜母亲,此后永远没有坎坷艰辛忧愁病痛;也祈上天垂怜众生,但愿世界永无瘟疫。

  母亲走了,对我们子女来说,她成了天边那颗最亮的星,永远活在天上,也活在我们心中!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