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人文

浦口梅魂

2017-03-21 08:23 莆田网

  文/陈剑怀   图/蔡 昊

  一片田畴舒缓铺展,挨挨房舍点缀其间,春风拂来遍野泛绿,秋风吹过扑鼻稻香。很久很久以前,这个鱼米之乡就是一个濡染古典气味的地名——江东。千年前,这个乡村一户江姓农家出生了一个女孩。女孩的父亲叫江仲逊,一个诗书满腹的秀才,也是个悬壶济世的医生。三十多岁终于得到一个女孩的父亲激动万分,便给掌上明珠取名“采苹”。

  “予以采苹,南涧之滨。”名字取自《诗经·南召·采苹》,水之滨、浦之口,田田青苹,有女一人,纤指起起落落间便是盈盈一筐收获。父亲祈盼女儿今后丰衣足食的美好心愿,由此沛然流露。

  年少的采苹聪慧灵秀,熟背诵诗词,写得一手好文章,还通乐器善歌舞,长大后尽显婀娜之姿。深受父亲疼爱的她只想勤勉地做些家务,每天把鸭子赶进池塘后再洗衣做饭,日子过得安稳。闲余时,她还会来到家门前的一畴田园,那里有亲手栽植的几棵梅树,花开时,雍容淡雅的花朵缀满枝头,清风徐来,幽香缕缕,让人流连忘返。安娴的采苹正在家中操持家务时,迢迢长安京都发生了一件事:武惠妃不幸病逝,玄宗不胜悲痛,脑子活络的宦官高力士马上想到了对策:南下选妃。于是,采苹便进入了高力士的视野。从此,采苹便成梅妃。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凭借着超凡的容颜、出众的才艺,梅妃很快得到了玄宗爱怜,皇帝在她寝宫种植各种梅树,还赐“梅妃”封号。梅花盛开时,便与梅妃流连花下,赏花赋诗。可是不久,玄宗碰见了风情万种的杨玉环,目眩神迷中,他忘掉了梅妃。梅妃失宠了,失宠也就罢了,奈何竟被贬入上阳东宫。

  “玉鉴尘生,凤奁杳殄。

  懒蝉鬓鬓之巧梳,闲缕衣之轻练。

  苦寂寞于蕙宫,但疑思于兰殿。

  信摽落之梅花,隔长门而不见……”

  这篇《楼东赋》便是梅妃滴血之作。自有杨贵妃之后,玄宗日益疏离梅妃。空寂的上阳东宫中梅妃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只有春鸟传来一曲啾啾,素月洒下一地清辉。一切已成一枕寒梦。此刻,远方故乡门前的那株梅花是否也已凋零成泥?

  关于梅妃失宠的故事还有很多,如今留下的只有《一斛珠》《倚窗》《梅花》等诗赋。岁月风尘早已湮没了过往几多隐秘细节,而梅妃倾注于一纸素笺的幽婉、凄切,穿越千年仍让我们为之心颤。曾经踔厉风发的玄宗,到了晚年已沉湎女色,他与贵妃的温柔之乡直接引发了“安史之乱”,在逃跑到马嵬坡途中,杨贵妃被迫缢死。而梅妃为了不让叛军玷污自己,竟以白布将自己紧紧包住,跳下古井……

  一个美丽生命一头扎入冰冷水面,所有的念想以悲剧收场。

  现在,我就在黄石镇江东村。拐过村道,一座宫宇展现眼前。宫庙坐北朝南,面宽五开间,左右对称,飞檐翘角。这座宫宇创建于唐至德元年(公元 756),后经宋翰林院学士吴孟慈等人重建,万历四年、清康熙二十八年、乾隆二十一年等多次扩建修葺,至今完整保存明清宫宇重雕风格,一切按帝王后妃的礼节建造。大门之上悬挂着写着“浦口宫”的直匾,四围雕刻着九龙八凤,飞舞盘绕,栩栩如生,这便是供奉梅妃神像的宫殿。

  走进宫内,正殿中央供奉着的梅妃神像,柔美明秀,神情慈祥,敦和的目光像初升的朝阳、初春的惠风。宫宇之内悬挂着许多匾额,多是历代名人留下的墨迹。主殿中央,张挂当代著名诗人、书法大家赵玉林的提联:“读采苹诗,效二南礼,奇志丹心唯报国;呈楼东赋,辞一斛珠,贞风亮节永流芳”。宫内还有清监察御史江春霖提撰写“久藏胜境因人发,信知天地有精英”,而近代著名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于右任也写下了“有怀期报国,所贵在无私”一联。

  这些名人不吝给予梅妃如此高的评价,是发自肺腑的。在我有限的人生体悟里,梅妃的人格魅力在于她内在情性的亲和力:静婉、淳朴、娴雅,不骄不嗔。这个来自杏雨和风江南的纤纤女子,本来就是梅花的化身,不求灼灼灿兮,惟愿在世人惊叹的目光之外默默散发一脉清香。

  在浦口宫前面,坐着好几位村民,举止安缓,神情悠然。暖洋洋的阳光下,一切都呈现出怡然自足的生活气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千年前的采苹也是这样的生活节奏、生活情趣。只是,提起采苹梅妃,村民们马上一改安然的表情,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在他们的情感深处,这位皇姑永远是珍藏于心的一个精神偶像,一位千年之后依然年轻的女孩。

  一千多年了,那朵淡雅的梅花还开在故乡田园,清香氤氲,像环绕房舍前的流水至今汩汩不竭。

  

  

 
附件下载:
标签:
  • res01_attpic_brief.jpg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