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人文

广场与石门楼

2019-12-03 14:45 莆田网

  □于燕青

  到达乐土村的亚热带雨林,必须经过石门楼;进入石门楼就进入了21.3公顷的亚热带雨林区域。一下车,我先是看见那两座石门楼,我还来不及放眼广场后面那神秘的绿野,我知道它们将在其后一一展开,我必须先看看这两座石门楼,一前一后的两座青白石门楼矗立在那片不算大的广场上,像所有门楼那样雄伟耸拔,一座普通的石门楼,然而门楼与门楼不同的是上面的字。这座门楼的前门楼横匾上书“聚翠苑”,后门楼上书“天人合一”。这就告诉人们,这门楼不是建在某个城市的老街区,而是大自然的某一偶。

  拾级而上,通过这两座石门楼,便进入向往已久的亚热带雨林了。这是个很容易让人想到“天”的地方,进入这聚翠聚绿的亚热带雨林,真是天人合一了。拾级而上便带着瞻仰的心,进入石门楼就像进行了一项短暂而庄严的仪式。没人放炮没人剪彩的典礼,没有隆重的礼仪性程序,那是一项看不见的仪式。你看不见,但你必须要有仪式感,要让这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不同于钟表指针所指的时间,这样瞬间的区别,凸显某种神圣与尊严,使寻常日子里单调普通的事不再单调和普通,黛玉葬花何尝不是为盛大的凋谢、为美为青春为生命举行的一场仪式。在中国,门楼其实都带有仪式般的庄严与盛典。就好像是,肉身凡胎进入洁净的植物王国所必须要有的仪式与提醒。石门楼也不仅仅是仪式与提醒,更像一个郑重其事的前奏。也就是说,在这里,要让心情有个稍稍停顿,掏空,以便更好地拥抱、充满,这是怎样广博的拥抱与充满。

  石门楼以内平均气温是20.4℃的亚热带气温,越往里走越能感觉出植物的清香、花草的甘甜直沁心肺,我必须打开我所有的感觉器官。打开被污浊热气麻木了的感官来迎接这热带雨林对人类的深情表达。乐土村的亚热带雨林号称东南沿海面积最小的原始植物群落,也号称南方的小西双版纳,不管这个或那个号称吧,我只管体验我自己的所见所闻,可我分明感觉到,已经有看不见的事物迎面而来。

  石门楼里面,繁茂的植被层层叠叠如一片绿色的海洋,各种树木组成的绿色屏障包抄而来,磅礴之势如怒腾的浪涛。这景象很震人,我不由地倒吸一口气,这时,我明显地感觉出空气里有一条分界线,感到了那看不见的却泾渭分明的界线,那一定是石门楼以内的清气与石门楼以外的浊气交锋厮杀出的一条分界线,像正与邪那样的交战,那是纯净的清凉的与污浊的炎热的一场持久战,一定有我听不见看不见的声势浩大,那是一种看不见的神秘的力量。我想起非洲一些部落与敌方争战时,会对风跪拜,他们认为风加咒语可以杀灭敌人。虚空幽秘的诡异的东西总能震慑许多人的精神。

  越过那片与石门楼相连的广场,回望,广场就是一个铺垫。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