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人文

大寒

2022-01-25 09:21 莆田网

  □岳蕾香

  九九归一,我们来到大寒门前了。走完前面二十三个节气,感受过生命的璀璨与热烈,衰败和零落。仔细盘点来时路,检看是非得失,悲喜自度,冷暖自知。然后,收敛曾经空耗的心力,安心住身,除旧饰新,整装再出发。

  大寒节气,对于每家每户做家长的大人,这段时期比起春种夏耘秋收的力气活要艰难得多。毕竟,从大寒开始,进入了过年的倒计时,恐怕也是自古皆然的“年关”,是需要花大力气与之消磨的年兽。这段辰光于孩子是天堂般的幸福。学,不用上了;假,也放了;饭菜的质量比平时好多了,床赖得理直气壮,作业呢也不急着赶。日子是从未有过的尊严、体面、温情乃至无拘束的狂欢。偶尔也能出趟远门认认亲戚,再想想指日可待的压岁钱,小小的身影在冷风中来来去去,就有了许多新鲜劲道和力气,就生出些跃跃欲试的崭新憧憬来。

  天寒心暖,大家看人时的目光温和了许多。哪怕平日里不相往来的,此时也松懈戒备了。快过年了,和气致祥,争啥呢?斗什么呀?忘了吧,忘了,一寒一暖又一年啦!大家都这么说。一时之间,人人慈颜善目,和气地交流采办年货的经验。东岭的柴禾,西坳的红团叶,南山的冬笋,姻亲长短……唠嗑唠嗑着心就近了,大半天的光景温温吞吞地过了。至于世风浇薄,时乖运蹇,甜酸苦辣,就让寒风带走吧,最好一去不返。

  地气冷了,天寒得阳光都不热烈,田野几近荒芜。有鸟雀忽地展开一点喜悦,起了,落了。起和落,都带点喜气。白头霜打过几场,花菜开始萎蔫,芥菜叶子青绿得讨人喜,芫荽清清的香气和人更亲近了。村道上看不见人,但闻得到炊烟的味道,看得见黑瓦上腾起的柴烟。午后没事的话,就和床铺亲,一觉睡到自然醒。床铺上有床铺的好,没人可搂时,就抱着自己,和自己说说话。睡醒,窝床,渺远的鸡鸣,隐约而来,地老天荒的气息在屋里弥漫。从半开的窗户看出去,视线所及是水域般迷蒙的虚空,和远处寂静的山林,萧索,苍绿,老得饱经风霜。

  田野瑟缩,万物倒空,水气,叶子,果实,甚至颜色,都在给春天腾地儿。人也不例外,和土亲,柴草晒干了,干土堆或圆或方地堆起来,挖通风槽,谷壳、芒萁、干牛粪填进去,一层柴草一层土,层层码起还需层层透气,然后盖上土,两头点烧。烧火土可不是一般的农活,技术差的垒起来,烧的土半生不熟,窝火。炒面可重合,火土不可重烧,他们闲闲地说着,为春天的地儿积肥。田野和青山簇拥着村庄,我们的人生何尝不如是?

  一声鸡啼,村子的天就亮了,一条狗卧在门前,村子的夜就安了。朔风凛冽,人窝在屋里,门是不爱出了。燃起了树兜树根,家人围坐,烤火煮茶,温酒讲古,好事在大寒中趣味横生。灶间也少有消停,炊粿,焖红团馅,杀鸡宰鸭,磨豆腐……吃的喝的,样样备下。一个盛大的节日在等着,年一刻不耽搁地在寒风中大步走来。

  与北方过了腊八就是年的习俗不同,莆阳城的年从尾牙开始拉开了序幕。

  尾牙之后,普通人家的春节“起步”了。拆拆洗洗,浆浆理理,缝缝补补,扫巡四面光,洗净见祖公。日子每一天都有说道,每一天都满满当当的。还要写上春联,寒流中不时有新研出来的墨味道,宣纸和毛笔并不如想象的那样被人遗忘。还有自酿的酒,清红,甘洌。

  笙歌间错华筵启,十音八乐送寒来。

  画梅暖烟,呵手试新妆,共饮一杯不?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