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莆商频道>莆商人文

祭春神 打春牛

2022-02-15 11:13 莆田网

  □陈金狮

  立春是春天的开始,意味着寒冷肃杀的冬天已经过去,风和日暖的春天正在到来。

  古代先民相当看重立春,在这一天要举行隆重的祭春神、打春牛活动。这个劝农耕、祈丰登的礼俗起源于西周,流行于汉代,唐代相沿成习,宋代更为普遍。这春牛并非真牛,乃用桑木做骨架,冬至节后取土塑成。高承《事物纪原》云:“周公始制立春土牛,盖出土牛以示农耕早晚。”南宋诗人杨万里有首《观小儿戏打春牛》就记述了这一盛事。诗曰:

  小儿著鞭鞭土牛,学翁打春先打头。

  黄牛黄蹄白双角,牧童缘蓑笠青箬。

  今年土脉应雨膏,去年不似今看乐。

  儿闻年登喜不饥,牛闻年登愁不肥。

  麦穗即看云作帚,稻米亦复珠盈斗。

  大田耕尽却耕山,黄牛从此何时闲?

  在宋代,莆田亦有祭春神、打春牛习俗。宋熙宁年间(1068—1077),离兴化城东门三里许的白湖村是沿海百姓进城的必经之地,因海道阻隔,人们在白湖渡用舟船相连作浮梁,于是“千寻水面跨长桥,隐隐晴虹卧海潮”,这浮桥便是原始的熙宁桥。浮桥受潮汐影响,时涨时落,浪急时还会摇晃颠簸。为了保护浮桥的安全与顺利通行,白湖村的乡贤慷慨捐款,在熙宁桥畔建一座三间厢式的“熙宁社”,内塑大桥“保护神”并烧香奉祀。后来朝廷封这尊保护神为“恩主三公”,故此熙宁社又名“三公社”,其大门两旁曾书有对联:“熙宁朝代立奇功,敕封恩主赐三公”。

  熙宁社是史上莆田县官府祭春神的春社,又俗称春牛社。立春这天,这春牛社与各地一样进行祭春神、打春牛,但打的春牛不是土牛,而是一头用竹篾扎成、外糊纸张涂彩的纸牛。这纸牛由辰门兜专人扎制,尔后送到阔口熙宁社。立春早上,几位下墩村民轮流扛着这头春牛从熙宁社出发,从东城门开始巡游四城门,最后扛到辰门兜(拱辰门)。巡游队伍浩浩荡荡,一路上鼓乐齐鸣,鞭炮声声,旗幡飘扬,观者如堵。围观的人群中,有不少进城刚卖完柴草的山里嫂,她们搁下随身带的竹担、绳子和“果置”(草编袋),奔上前用双手去触摸春牛,因为她们听上辈人说,只要摸了这头公的春牛,以后就会生下男孩。

  扛春牛的村民都穿着蓑衣,路人纷纷往春牛身上撒去盐米。春牛被抬上拱辰门楼上举行祭春仪式。那城楼上早已排好了供桌与供品,祭春开始,众人拈香跪拜,师公则口中念念有词,说些合境平安、来年丰登之语。本来各地祭的春牛是土牛,仪式结束后要打碎土牛,让众人去抢碎土,传说抢得碎土者将大吉大利。但熙宁社的这头春牛是纸牛,所以祭祀之后,众人就把这只纸春牛从城门上推了下来。

  中国古代以农立国,敬农、重农的传统源远流长,早在商周时期就有天子祭拜先农、行耕耤礼的制度。耤田在周代是指周天子从具有自由身份的平民那里借来,为自己耕种出产自给自足之用粮食作物的田地,即后人俗话说的“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以后历代皇帝在每年立春开耕之日,都要在国都南郊(后为先农坛)举行盛大的亲耕耤田仪式,由皇上亲执耒耜,在耤田上三推三返,以此劝勉农耕,并以耤田所获奉祀宗庙。

  熙宁社后面也有一块“一亩三分地”,在立春前的一天,知府会同知县、协镇、县丞、通判、典史、都司等七衙门官员一起来到熙宁社祭春,这七衙门官员俗称“七延官”。到了熙宁社后,由知府行香主礼,宣告一年的农事劳作开始,并祈祷来年五谷丰登。祭春仪式结束后,“七延官”来到熙宁社后的一亩三分地,轮流扶犁,亲耕耤田。这回耕田的牛可是真的牛。

  祭春这天,阔口村热闹非凡,人流熙攘。明代孝宗时,与阔口村仅一村之隔的塘东村出了个神童戴大宾。戴大宾二岁时,父亲带他来阔口熙宁社看祭春。因大宾年幼个子小,看不到祭春的热闹情景,父亲就把他放到自己脖子上“骑大马”。戴大宾高兴极了,脱口而出:“坐父为马。”大宾父亲一听,甚是惊奇,也急忙应道:“望子成龙。”这大宾果然不负父亲之望,三岁时就学背诗文,五岁时就能吟诗作对,六岁时精通四书五经,被乡亲称为神童。明正德三年(1508)大宾会试第二,殿试第三,即中探花,年仅二十岁,被称为少年进士,他的殿试策卷一经刊出便流播海内。

  熙宁社位于熙宁桥之西北岸边,于今已近千年。2004年6月,因荔园路一期工程建设需要,熙宁社易地拆迁重建于阔口安置区。如今,熙宁桥与熙宁社虽然犹在,但古老的祭春神、打春牛习俗早已销声匿迹,不复重现了。

 
附件下载:
标签:

相关阅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网友评论: